社区“微邻里”走进居民心田里

新疆昌吉市北京南路街道积极探索移动互联网时代社区治理网格化的平台、体系和机制,努力让数字网格化成为推进社区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基础平台和有力抓手,近期街道在油运基地社区试点推行的微信小程序社区“微邻里”居民数字化服务平台,一上线就发挥了上传下达、纵横链接、数字呈现、快速响应等诸多功能。

家住油运基地社区石油二分公司小区的吕女士母亲已年逾七十,前不久刚刚做了腰部手术,医生嘱咐不宜过度劳累,居家静养才有利于身体康复,但是吕女士常年奔波在外,很难做到两头兼顾。6月中旬,油运基地社区“微邻里”上线,吕女士第一时间注册,通过平台的“跑腿服务”替母亲订餐、网约家政。

“目前使用频率最高的就是跑腿服务,这也是设计公司为我们个性化设置的模块。”北京南路街道油运基地社区党委书记、居委会主任刘艺介绍说。该社区是典型的职工居民小区,5600余人,其中60岁以上老人占到五分之一以上,辖区周边商业网点近150个,“跑腿服务”很好满足居民买菜、送餐、代购、代缴、快递、家政维修等需求。

刘艺介绍说:“微邻里的开通,进一步强化社区服务功能,提升服务质量,社区以平台为载体突出党建为引领,以提升城市基层治理水平为出发点,开展了“党建+基层治理”模式,为居民打造了这一高效的、便捷的智慧社区网络服务平台。”

“邻里喧”是社区“微邻里”平台中居民畅所欲言的服务平台。这几天,小区广场上跳舞、打牌、聊天的居民久久不散,广场附近几幢楼的居民觉得正常生活受到干扰,便在“邻里喧”里表示不快。“设置邻里喧的目的就是让居民把小区中的各类琐事、烦心事、为难事说到明面上,让问题暴露出来,在矛盾初期介入,在萌芽阶段处理问题。”刘艺说。

意见一摆出来,网格支部志愿者都富强就接手调解。 今年69岁的都富强有48年党龄,作为退役军人的他十分热心社区公益。他主动当调解员,和意见比较大的居民见面,逐个疏解情绪寻求理解,并和广场舞爱好者协商,放低音量、严格遵守活动时间,约定中小学考试复习期间停止广场活动,最终使双方得以和解。

油运基地社区有党员415人,网格党支部9个,目前社区正在对其中的骨干力量强化政策培训,让他们在参与居民矛盾调解、处理棘手事务时能掌握更多的政策依据,从而精准开展服务。

社区“微邻里”的上游是有需求的居民,下游还解决了部分就业困难人员就业问题,社区内形成一个微循环。

社区居民郑红星今年已经43岁,因为没有一技之长,很难就业。社区开通“跑腿服务”之后,他第一个报名,每到中午就餐时间,他可以派送30单左右,除此之外还承接超市、快递、代买物品等“跑腿服务”,月收入2000元左右,因为业务范围就在500米生活圈内,还不耽误照顾年迈的母亲和孩子。郑红星说:“承接跑腿服务后,感觉自己融入到社区大家庭里面,以前没事做没自信,现在既有收入,还能帮助邻居,精气神足了,也乐意参加社区公益。”

刘艺表示,到今年10月,“跑腿服务”业务员将扩充到30人左右,辖区内受益商户实现全覆盖、居民实名录入,按照就近就便的原则,社区还将实行劳动质量累计积分管理办法,培养一批“领跑员”拓展业务和服务,让居民、商户和跑腿员多方受益。

除了把需求方连接起来,社区“微邻里”还实现了与物业“同频共振”。前不久,二分公司小区10幢墙皮脱落,存在安全隐患。业委会负责人马新平通过“我要报事”平台说明情况,社区和业委会进积极协调物业公司出资,对所有楼栋墙皮予以修复。一周后墙体全部修复。

宝石花物业客服管家侯蔷介绍说:“现在的微邻里平台,居民投诉、物业受理、社区监督,从办结速度、办结质量都更加完善,现在我们小区物业收费率达到99.8%,第三方居民满意度调研达到98.3分。”

北京南路街道党工委书记丁浩表示,要持续、有效推进“微邻里”工作网络,街道还要进一步提升技术服务于居民的能力建设,要做好加减法, “减”就是减少不必要的繁文缛节或扯皮推诿,让居民和基层管理者感受到“微邻里”带来的事项减少和效率提升,“加”就是基于“微邻里”平台,导入社区党建、志愿服务、自治活动等,让居民切实体会到这一小平台的大作用。

bobcom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