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黑社会》:握着龙头棍的乐少像极了被魔戒蛊惑的史麦戈

电影:在《黑社会》系列中,乐少是一个很有意思的角色,因为他的角色设定前后差别很大。如果说整个系列电影充满了权力的纠结和欲望的执念,那么乐少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在电影中,象征着帮会权力和财富的令牌——龙头棍,是一个没有情感的死东西,却是一切纷争的核心,是一切黑暗的起点。很多电影里都没有出现,但是乐少仔细研究过两遍。

在这两次中,乐少向观众展示了两种不同的状态和表情,一种是兴奋,一种是不舍。他们是如此的不同,却又都充满了人性不可控制的欲望。

某种程度上,乐少有点类似于《指环王》中的斯米戈尔,只不过乐少曾经紧紧握在手里的龙头棍,变成了可怜可恨的斯米戈尔可以戴在手指上的珍贵戒指。

当目中无人的D差点把钱扔在鱼头标面前,随口说“这是二十万,叫串爆选我”的时候,另一边的乐少放低了姿态。他一边吃着鸡腿,一边用恳求的语气对那帮人的大哥全叔说,“和权叔说一声,叫他支持我”。

就在黑帮元老们为选举下一任议长争吵不休的时候。此前被鱼头标签描述为“志在必得”D,已经开始高调筹备各种庆典。而在乐少的另一边,他像一个普通上班族一样,一个人穿梭在市场里,买着儿子爱吃的猪骨,招呼着邻居。

这样的人物前期铺垫,似乎让我们忘记了这个乐少其实是一个很有统治力的江湖大哥,也让这个人物赚足了很多观众的好感。

可乐少真的好吗?也许只是电影中的参照物D给我们的错觉。毕竟一个低调的乐少肯定会比霸道的大D更讨喜!

就像在莫莉亚的矿井里,佛罗多第一次见到史麦戈时,他愤怒地说:“真可惜比尔博没杀掉他”,而甘道夫说:“史麦戈是个悲惨的人,比尔博同情他”。

那么剧情发展就不需要多言了。随着双方的激烈角逐,大D和乐少开始飞向各自在观众心目中的位置。

d因为在选举中落败,将怒火发泄在叔叔龙根身上,这也牵扯到了后来的主角吉米。

不仅如此,大D还毫不顾及江湖规则,威胁上一任议长吹鸡,威胁他不交出领导棒,不承认选举结果,以此逼迫元老们重新选举议长,吓得鸡赶紧让手下把领导棒拿走避风头。

而故事同步的乐少,则将温柔、成熟、稳重的“好男人形象”发挥的淋漓尽致。当他接到选举成功的电话时,几乎高兴得跳了起来,但他仍然不忘在电话里礼貌地说“谢谢歪叔”。。

遇到超级老将邓波,面对胖老头的“尊师重道”,他总是面带微笑,时不时对邓波的话做出“知道了,邓伯”般肯定的回应。,让人很难相信他以后会把这个胖老头踢到楼下,冷血地赶走。

就这样,就像早期史麦戈对佛罗多的顺从一样,阿乐一路收获了观众的好感。这期间,虽然他曾无情地发出江湖杀令吹鸡父子,但人们对阿乐的同情还是多于对大D喜怒无常的同情。直到第一部电影结束,阿乐才第一次露出尾巴。

为了成功地从吉米那里得到领导权,以证明自己的执政地位,阿乐向吉米“我帮大d搞定吹鸡为的什么,求财嘛,没有谁跟谁过不过的去,时代不同了谈的都是生意。”吐露了自己的真实想法。

原来,所有的顺从和慷慨,都不过是欢喜少愁的伪装工具。当权力的巅峰即将到达的时候,快乐和急躁让这个男人终于开始露出真面目。

然后,在一系列威胁利诱的劝说下,吉米交出了领头棒。而乐少开始了他对这根木棍的第一次研究。

看着手里的自来水棒,乐少的脸上几乎是一闪而过,脸上也露出了一种满足的幸福。他喃喃地说“我也是第一次见到”。

但是,这种快乐不属于阳光,因为它只代表了一个街头混混对黑暗权力和不义之财的向往。

如果用一种更恰当的方式来形容,更像是一只狡猾的狐狸拿到鸡舍经营权时的沾沾自喜。

龙头棍更像是,迅速强化了岳少的贪婪和贪欲,也将他本已阴暗的内心隐藏到了最黑暗的角落。

就像甘道夫口中的可怜人史麦戈,在第一次看到自己的“宝贝”3354,也就是魔戒在水下后,史麦戈两眼放光地走进了黑暗,开始了自我毁灭的疯狂之路。

当然,斯米戈尔的婴儿是一个神奇的戒指,而阿乐的婴儿实际上是领先的棍子背后的力量。

得到了自己“宝贝”的乐少,开始像斯米戈尔一样疯狂起来。为了说服大众,他主动接近大D,调和两人关系。

然而,经过两个性格迥异的帮派大哥的一系列血腥运作,他们的关系开始飙升,从不可调和的敌人变成了无话不谈的好兄弟。

不知道为什么,就在斯米戈尔和他的好朋友迭戈拼了命的时候,乐少和大D的关系却在河边一落千丈。

悠悠,就像斯麦戈和迭戈一起来钓鱼一样,乐少和大D也一起在河边钓鱼。就在观众以为电影会迎着平静的水面落下帷幕的时候,两人却因为大D在看《宝贝》而翻脸。

d傲慢易怒,却斗不过隐形的喜悦。趁大D不注意,乐少搬起一块大石头,猛砸向大D的后脑勺。

我不知道失败了多少次,但大D就像被史掐死的迭戈一样一动不动。还回应了“到时候,说不定我自己也完蛋了呢”。这句话,是他失意时喊的。

然后乐少当着儿子的面掐死了大D的老婆,收拾完现场,面不改色的带着吓傻了的儿子回家了。

这是乐少第一次展现自己残忍的一面,也让所有观众内心发凉。影片用自己冰冷的镜头语言,却如此冷静地描述了一个残酷的画面。

在山中的山洞里,被魔戒折磨得死去活来的史麦戈感觉又有人闯进来了。他带着狰狞的面孔环顾四周,然后低头看着他的宝宝。

电影《黑社会》的时间线到了第二部。做了两年帮主的乐少,此时已经完全迷失在权力的游戏中。

前一部分的吉米等人,因为在帮派中地位的上升,逐渐成为了大D和自己。两年一次的选举也让乐少内心的野兽来回撞击,让他极度烦躁。

面对挑战者,愤怒的阿乐匆忙赶到墓地,他的妻子正在那里安息。但这一次,他并不是为了安心而去追悼会,而是因为他藏起了对自己来说极其神奇的龙头棍。

在妻子的灵牌前,乐少环顾了一会儿,见四周无人,便毫不犹豫地用硬物砸了过去。

在挑战者的鼓动和帮规的束缚下,阿乐拿出了心中的那根棍子,研究了一遍。这时,一股黑气开始弥漫在他的脸上,曾经用淡淡的微笑和礼貌掩饰自己的喜悦又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头发花白的中年男人,他的脸在欲望的驱使下开始变形,眼里充满了愤怒和不甘。

在人眼的注视下,这根棍子再次开始散发出自己的魔力。在人类贪婪的影响下,阿乐也决定再次展示他的獠牙。他万万没想到的是,这次被砸脑袋的会是自己。

为了保住手里的宝藏,乐少想方设法说服叔叔们同意继续做一个空谈家。当然,前面提到的胖老头邓波出人意料地拒绝了他。面对着阴沉如水的音乐,邓波说:“退就退得漂亮,老了还能有人尊重你”。

然而,邓波仍然在简单地思考。这种劝告和指示,对于还在人形的斯麦戈或许还管用,但对于已经被彻底妖魔化的咕鲁来说,无异于对牛弹琴。

谈话结束后不久,当邓波正打算出去散步时,他被乐少从楼上踢了下来,他的内脏都从不同的位置掉了下来,死了。

我忙着清除自己权力道路上的一切障碍,但我也是别人道路上的绊脚石,而这个别人就是吉米。

在第一部中,乐增认了五个帮助他成为能说会道的年轻人为养子,因为这样可以笼络人心,显示他赏罚少,拉拢有生力量巩固权力。这五个人中,最像自己的就是前面提到的吉米。

吉米有多像乐少?其实他们心里都有一种无法控制的欲望,只是他们快乐,贪恋权力,因为权力可以带来财富。吉米爱钱,因为要拓展业务,所以要争取“与人对话”的位置。

在两人的一系列明争暗斗下,看起来和乐少曾经一样温文尔雅的吉米终于露出了獠牙。他以极其残忍的方式安抚乐少身边的心腹,并利用乐少找到儿子的机会,让他们在行驶的车上用铁锤将乐少打成血葫芦。

吉米赢了,他得到了一张通行证,可以带领他走向更大的财富空间。但吉米还没来得及高兴,就发现自己得到的不仅是乐少的位置,还有乐少的宝藏。

虽然吉米最后把龙头棒和邓波一起埋了,但聪明的吉米知道,这个宝贝是不能埋的,它会一直跟着自己,直到下一个主人到来。

在末日火山上,史麦戈冲向佛罗多。他疯狂地抓起魔戒,甚至咬掉了佛罗多的手指。一片慌乱中,魔戒飞向滚烫的岩浆,史麦戈不顾一切地跟在后面。

在完全沉入岩浆的那一刻,史麦戈再次抱着“婴儿”,渐渐模糊的眼睛睁得大大的。没有人知道他在生命的最后一刻看到了什么!

而在车上,随着铁锤不断砸在头上,乐绍的视力在弥留之际开始变暗。他看着在车前跑开的儿子努力睁着眼睛,但随着车子的转弯和意识的模糊,一切都变得空白。

最后,乐少在两次看木棒的过程中完成了自己的命运轮回。他因为领导的棍子产生了无限的贪婪,因为领导的棍子给自己挖了一个坟墓。

而吉米,这个在帮派权力斗争中笑到最后的人,也在沉默中开始了自己的命运循环。

正如甘道夫所说,史麦戈在电影中是一个非常悲剧的人物《指环王》。他被魔戒蛊惑,最终失去了人形和人性。他的行为固然可恨,但只是一个受害者,一个被欲望吞噬的典型。即使他一开始没有遇到魔戒,继续做一个快乐的霍比特人,其他的“史麦戈”也会出现,变成一个倒霉的“咕鲁”。

不过乐少在电影《黑社会》系列。虽然结局相当悲惨,但与悲惨完全脱节。他有很多机会走出来,但他没有每次都把自己越拉越深。至少在观众眼里,他的命运完全是自己造成的。

现在我们来看,斯米戈尔有一个他无法摆脱的“宝宝”,而乐少也有一个不愿意放手的“宝宝”。

bobcom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