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富盛名的球场(五):圣西罗梅阿查

遍历世界各大洲,寻找世界上最富盛名的足球场。今天,为大家带来的是圣西罗/梅阿查球场。

米兰城拥有两件永远处于修缮之中的、无与伦比的艺术珍品。一个是历史上被研究的最为深入的画作,作为透视画法的伟大成果,绽放在500年前圣玛丽感恩教堂的墙壁上;另一个,则是一座足球场。

什么?圣西罗/梅阿查球场能与伟大的莱奥纳多-达芬奇的《最后的晚餐》比肩而论?是的,如果你去过圣西罗/梅阿查球场,你就能体会到其中原委。

这座AC米兰和国际米兰共同分享的主场是意大利人的最爱。圣西罗区有着无数的二层小楼,也有一些高耸的楼房点缀其中。在那里,你可以亲眼见证历史与现实的交融。

从洛托站下地铁,穿过几条活色生香的意大利小巷和广场,你会看到罗森内里和内拉祖里们在砖墙上的涂鸦——他们都仿佛达芬奇再世。

和《最后的晚餐》一样,这座球场也经历过一次又一次的修缮。最初的修建由时任AC米兰主席的皮耶罗-倍耐力在1925年实施。原本圣西罗/梅阿查球场只是作为周边赛马场的延伸出现,但能容纳35000人的它很快就让邻居相形见绌了:如今,那座赛马场已进入了半退休状态,只是徒然堆着的一些混凝土罢了。

倍耐力希望他的俱乐部主场可以像热那亚的路易吉-费拉里球场一样(该球场同样在我们百大球场的名单中哦)。在19世纪20年代,没有田径跑道的专业足球场在意大利可真是不多。在球场的四个角落,四个看台的连接处是储物舱,这在后来也成为了圣西罗/梅阿查球场标志性的场所。

由于有着公共资金的帮助,圣西罗/梅阿查球场仅仅用了一年便修建完成。球场的揭幕战便是米兰城德比。1926年9月19日,当时主场还是市民竞技场(位于米兰城另一边)的国际米兰作客圣西罗/梅阿查球场,以6-3的成绩击败了AC米兰。

1935年,圣西罗/梅阿查球场被收归公有,四面看台被平缓地连接在一起,连接处包裹着4个高塔,同时球场的容纳量也增加到了55000人。而从1947-48赛季起,这座球场成为了米兰城两支球队共同的主场。

借着欧洲杯兴起的春风,1955年圣西罗/梅阿查球场再次迎来扩建:球场的规模几乎翻了一番,还修建了通往高层的螺旋坡道。

接下来的10年当中,米兰城的两家俱乐部在国内外的赛场上都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大耳朵杯曾连续3年留在那里:AC米兰于1963年夺魁,1964和1965年的两届冠军则被国际米兰收入囊中。埃莱尼奥-埃雷拉的链式防守横扫欧陆,1965年的国际米兰也成了第二支在自己主场举起冠军奖杯的球队。

事实上,虽然早已用一个曾分别为罗森内里和内拉祖里效力的球员、身为两届世界杯得主的梅阿查的名字正式冠名,但直到更近一些的年代,这里才真正地成为了世界级的球馆。1990年的意大利之夏就是最好的证明。

不过那时的球场急需翻修。花费了6000万美金的工程,围绕着11座混凝土高塔建成,并成为了球场如今最具标志性的特征。每当人们想到圣西罗/梅阿查球场,立刻就会想到球场四个角落的四座高塔,仿佛一个现代的巴特西发电站。

这四座塔的用途并非只在于观赏,它们支撑着球场顶部那夺人视线的红色方格顶棚——这也是此次翻修的新成果。对于多雨的意大利北部,这还是颇为重要的设计。

不妨来看下1965年国际米兰与本菲卡的欧冠决赛的一个小片段。首先,我们可以看到泥泞的场地与瓢泼的大雨。当雅伊尔在43分钟射门、足球穿过科斯塔-佩雷拉的身下得分,我们便可以看到庆祝的人群中欢舞的雨伞,自然还有水洼里的闪光。

其他的几座塔则保证了有三侧的看台能够修到第二层。这使得球场变成了全坐席,既达到了世界杯的要求同时又保证了球迷的数量不被削减。去过这里的人,都知道上层看台角度有多陡。在英国,看台的陡度不能超过17.5%,而圣西罗/梅阿查球场竟达到了将近30%。

马尔蒂尼、金球奖得主卡卡、伊布拉希莫维奇(他在两支球队都有过效力)……当然还有2010年穆里尼奥带领的三冠王国际米兰都在这个舞台上演绎了自己的精彩。

对于革新,批评的声音也并非没有。这源于球场一直以来都面临着的严重问题:票卖得不够多,无法保证赛场的氛围。两家俱乐部都在考虑搬出圣西罗/梅阿查并换一个新球场,或许,一个体积稍小但能由自己独占的球场在它们看来更划算一些吧。

不过无论如何,圣西罗/梅阿查球场仍是不少球迷记在心愿单上必去的圣地。其他同样承办过1990年意大利世界杯的那些球场早已变得平庸,圣西罗/梅阿查球场却在今年仍要承办欧冠的决赛。

让我们回到1990年那个意大利之夏。那届世界杯成就了圣西罗/梅阿查球场,经典的赛事总能引起人们的共鸣,而其中有两场比赛格外地使人印象深刻。

首先是16强战时西德队2-1击败荷兰的比赛。里杰卡尔德向沃勒尔吐出的口水成为了世界杯历史上最臭名昭著的一幕。

除去口水,德国人对于圣西罗/梅阿查球场的回忆还是颇为愉快的。1990年世界杯,他们一路杀入半决赛;而2001年于这里举行的欧冠决赛,拜仁慕尼黑也在点球大战中击败了瓦伦西亚。

如果单纯从足球的角度来说,那届世界杯的揭幕战还更为经典一些:喀麦隆队1-0击败了卫冕冠军阿根廷。不可一世的球王马拉多纳刚刚凭一己之力让那不勒斯拿到了意甲冠军,而潘帕斯雄鹰的对手胜利赔率仅有500/1。喀麦隆门将贝尔更是在比赛前5小时才到达意大利。

贝尔到队太晚也给了托马斯-恩科诺机会。虽然他的妻子忙于购物并没有去现场观赛,但这个候补门将还是贡献出了精彩的表现,并且持续了一整届世界杯。也正是他,让一个来自托斯卡纳的12岁中场小球员坚定了自己要当门将的信念。

这个来自托斯卡纳的孩子就是吉安路易吉-布冯——这也是圣西罗/梅阿查球场带来的传奇之一吧!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bobcom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