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力无声的死亡才是电影《黑社会》系列中最黑暗的一幕

而在电影中,真正让人感觉黑暗的,不是邓伯的被推下楼,也不是阿乐被亲信用锤子敲,更不是大D在河边被石头砸成血葫芦,而是吉米曾经的好兄弟——阿力的死。

因为相对于其他人深陷权力漩涡中的罪有应得,阿力则完全就是一个无足轻重的牺牲品了。而对于他的死亡,甚至都没人愿意去探究真相。

在和联胜的元老会上,面对串爆等人的突然发难,吉米选择了自己查清事实,而串爆则笑眯眯地对吉米说:“慢慢查,别冤枉了人”,可以说从这一刻开始,阿力的结局就已经注定了。

阿力和吉米曾经有过怎样的友情岁月,电影并没有展示出来,但随着吉米在社团地位的一路高升,两人的差距已经非常巨大,而这种情况下吉米还是会在闲暇之余去找阿力打拳,并在事后休息时可以共吸一支香烟,就说明至少两人在年轻还相对穷困时就已经关系十分的要好,所以才会养成这种看似不太卫生的抽烟习惯。

而阿力——这个长头发、戴眼镜又身手不错的帅哥,也是吉米获得心理慰籍的一个重要来源之一。毕竟,在社团混得位置越高,也就会看得越清楚,人间的尔虞我诈和冷酷无情,在这个只存于阴影下的社会中,会变得更加肆无忌惮,也更加的不需掩饰。

阿力这样一位值得自己信任的男性友人的存在,对吉米而言是十分看重的,也是十分珍贵的。

所以吉米在情绪波动时就会去找阿力,两人在拳台上无所顾忌地打作一团。虽然拳法不佳的吉米多数情况下都会被阿力打得连滚带爬,但吉米毫不在意,因为这对他来讲算是难得的放松时间。

这份珍贵吉米也想要紧紧地抓在手里,身处高位却安全感越来越低的他,急需一个信得过的帮手。

休息室内,两个人背对背地坐着,一根香烟也在两人之间递来递去,就好像孩童之间那瓶一人一口的汽水一样。

看着仍然在给人看场的阿力,吉米接过已经被吸了一半的香烟,先是狠狠的吸了几口,之后不无关心的说道:“看场,赚不了多少的,要不就过来帮我吧”。

吉米笑了,这是一种充满了俯视力量的笑,因为接下来的话会让自己更加像了解人间疾苦的神一般伟大,他半回身的对着阿力淡淡的说:“我是你老大的老大”。

身份的改变,让阿力从之前的低调沉沦解脱出来,他跟随吉米左右,整个人也看起来意气风发。

而阿力的这种幸福生活却并没有持续多久,随着吉米的决定参选话事人,阿力也就开始跟着一起掉进了无法脱身的深渊。

凭心而说,吉米参选话事人在和联胜内部是深得人心的,他不但有叔父辈龙根及其党羽的支持,还得到了超级元老邓伯的认可,最主要的是吉米这些年生意做的不小,钱多势力大,被很多人看作是新任话事人的首要选择。

但就像前面所说的,黑社会本身就是阴影下的产物,所以它不但具有这个人世间的一切丑恶,还更加的露骨,所以它对利益的渴望,是非常嗜血的。而话事人作为一个帮会的龙头,自然也会因为其地位的特殊性而为获取财富提供更加便利的条件。

所以,当吉米要参选话事人的开始,就注定会成为很多人的敌人。成为敌人,就会招来各种攻击。

攻击一个人最好的手段,就是从攻击他身边人开始,而阿力恰好就是吉米此时身边最亲近的随从,所以这一刀阿力无论如何都是躲不掉的了。

面对串爆关于阿力是警方卧底的刁难,吉米其实是棋错一招的,当他回答要查清楚时,就已经掉进了串爆挖的坑里。他选择的这个回答,等于把串爆丢过来皮球给接了下来,而他想再扔就发现已经扔不出去了,不但扔不出去,还变成了一块烫手的山芋。

估计吉米当时肠子都已经悔青,其实他只要让串爆和大蛇提供证据就好了嘛!叔父们,你们说阿力是卧底,你们去查好了,只要查出来结果,无论是执行家法还是还人清白,我吉米都无条件尊从,总不能凭一个人一句话,就说我吉米的兄弟是卧底呀。

现在好了,去查,你吉米怎么查呢?慢慢去查?那可正中了串爆的下怀,因为查一个人的底肯定是需要时间的,那么错过选举周期就是必然的事情了,所以串爆才会满脸笑意的说:“不要冤枉好人,下次再来选吧”。

不去查呢?那你吉米又置社团安危于何地,难道真想让龙头棍到警察博物馆去展览吗?

当吉米意识到问题的时候,话已经被说死,自己也就骑虎难下了。好在这时候,邓伯站出来替他解了围。

邓伯年事已高,但却在社团内有着极高的威望,哪怕如串爆这样的资深老黑都要给他足够的面子。而邓伯的话掷地有声,面对一众的老牌混混,邓伯说:“哪个社团没卧底?只有发霉的社团才没有,旗号响当当,就肯定招风”。紧接着,邓伯话头一转,对着吉米说道:“搞定阿力,大家就不会再有话说”。

圆桌上鸦雀无声了,邓伯的话相当于给闹剧收了一个尾,也在无形中为吉米扫清了来自社团内部的障碍。

可邓伯的这番好意却意味着一个冷冰冰的现实,那就是明确的告诉了吉米,要快刀斩乱麻的抛弃阿力,而吉米明白这个抛弃是要以生命为代价的。

这一刻,吉米曾表现出明显的犹豫,记忆里的友情和现实中的利益,在他心中左右拉扯。而一直力挺他的恐龙哥的一句话让吉米下定了决心。

这个时候,阿力的命运已经被一桌子他可能连见都没见过的人给确定了下来,而他唯一认识的吉米则平静地对恐龙哥说道:“不用,我自己动手”。

此时大家都心知肚明,阿力是不是卧底已经不重要,也没人关心,重要的是阿力已经成为吉米上位的一块绊脚石,既然绊脚,就一定要清理掉,就算是阿力也不行。

烟刚抽了几下,吉米就半回身地拍了拍阿力的肩膀并伸过手来。在自己老大的亲密示好下,阿力又猛吸了几口香烟,充满笑意的脸上似乎多了些献媚的味道。

而看着吉米冷的快结了冰霜的脸,阿力的呼吸突然出现了不安的紊乱,刚吸入的香烟还没入肺,就在他的气管中乱窜了起来,呛得阿力不断的咳嗽。

在来接头的大船上,吉米和胡子雄走到一起嘀咕了起来,以为是来跟着接货的阿力则走进船舱,他向一个正在靠近的黑影发声问道:“货呢?”,话音还没落,阿力就发现,自己已经被几条大汉围在中间,一支黑洞洞的枪口也露了出来。

被突然用枪指着头的阿力,本能地回头看向自己现在的老大吉米,而吉米恰巧也在看向他,旁边站着的胡子雄把刚刚数完的钱塞进了兜里。

这一瞬间,阿力突然就明白了,此时的自己就像被绑在高台上的牛羊祭品一样,虽然充满无奈和恐惧,但却只能沉默无言了。

这是一句异常含糊的话,也被很多人当作了阿力就是警方卧底的直接证据。但其实这句话更像是吉米对自己和阿力之间情感关系的一种无情嘲讽。

就像朋友之间发生争吵时怒吼出来的“你竟然骗我”亦或是“是你傻,你愿意”。

此时的阿力躺在地上,眼镜因为被吉米重重一击而出现了好几道裂缝,在这几道裂缝的后面,阿力充满了恐惧的眼睛像极了羔羊。

最终,阿力被捆绑了个结实,装进麻袋沉入了水底。而吉米则坐上了来时的小船踏上了归途,只不过现在只剩自己一人。

在船上,吉米好似自责一般紧紧地闭上了自己的双眼。可我们都知道这个时候的吉米只不过是用伪善来包装自己而已,只不过他要欺骗的人,也是自己。

电影《黑社会:以和为贵》继续了前一部的剧情,但却更加的阴暗和沉重。而其中吉米这一条线更像是一个香港版的教父成长史。

他从为不受欺负而加入黑帮的小商贩,到依托契父阿乐逐步壮大变成吉米哥,再到身不由己的变成黑帮家族奠基人,其个人身上充满了欲望与纠结的矛盾。

其中阿力这个人物虽是个戏份不多的小配角,但却是吉米逐渐迷失本我的一把关键的钥匙。可以说,当吉米下定决心用阿力的生命来换取话事人权力时,他身上那仅存的人性善念就已经消失不见,自己也就从那个之前对权力并不迷恋的生意人,变成了一个可以剁活人喂狗而面不改色的魔鬼了。

而相对于吉米的矛盾纠结,阿力这个小人物就要无奈、甚至是可怜的多了。因为吉米至少还有机会选择是否保留自己的人性,而阿力则连选择的机会都没有,就不声不响地丢掉了自己的性命。

bobcom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Related Posts